三只仔犬

 三只仔犬

  作者:烈烈风中
 


我本人不懂日语而且文笔超烂,这篇文章是利用网络在线翻译器翻译,根据其词汇硬翻而成,搞不好可怜的原文已经被我改的面目全非了,所以阅读这篇文章可能会出现前后矛盾,文理不通,病句错字的情况产生望大家发现后发帖提出,我会改正。谢谢大家百忙之中观看我的拙作。

 

 PS:好郁闷啊!中秋回家错过了风月注册呜呜……这个故事的大致内容就是(个人推测):大致内容:“我”的妹妹成为了仔犬,原本想把她丢掉的“我”在看到妹妹的样子後喜欢上了妹妹(妹控?)所以决定养她,在购买仔犬用品的时候男主角认识了仔犬用品店的雇员如月,如月的孪生姐妹睦月是仔犬,男主角在与如月的交往过程中,如月因为睦月的关系也想作仔犬,所以故事最後如月把自己和睦月送给了“我”,好幸福啊……三匹の仔犬指的就是男主角拥有的妹妹美雪,睦月和如月两姐妹共三只仔犬。

 

 一我的妹妹美雪,成为仔犬了。是在春天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的变种基因。

 

 当学校的电话来的时候,家里只我有一个人。因为父亲和妈妈都从早上工作到晚,所以家的事自然由我来干。

 

 (可耻啊……)

 

 虽然是去接美雪,但是脑子里想的只有美雪成为仔犬少女的事,家族里出了这样的丑事,在邻里间是不体面的。

 

 (就在回家的途中,在哪里把美雪扔掉吧?)

 

 想到这里的我,在公园和桥下面东张西望寻找着扔掉的地点。

 

 「哥哥……」但是这种想法在职员办公室见到了成为仔犬的美雪後,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被剥下制服成为裸体的妹妹,在明亮的窗边站着。脸红的象熟透的苹果一样的脸颊上留下了一滴滴眼泪,细小的肩膀微微发抖,用可怜的眼神抬头看着我。

 

 妹妹的胸部……好像变大……我的心开始七上八下。脸变得滚烫,脑袋里好像暴风雨过後一样一片混乱,我变的坐立不安起来。

 

 (好……可爱……)

 

 不行,我想的太多了,不能在胡思乱想下去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看向美雪,太惹人怜爱了啊,美雪娇嫩的肩膀和大腿沐浴在春天明媚的阳光中,被染成的樱花一样漂亮的粉红色。漂亮的栗色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好像一位刚出生的小天使。微微颤抖的身体让人禁不住想上前一把抱紧那娇小的身躯,修长的手臂和纤巧的小脚好像如触摸了就会坏掉的玻璃艺术品一样。

 

 白皙的脖子上套着红皮革项圈,很相称。在收拢了的手臂下,象樱花的花蕾一样的乳头微微震动着。流线型的锁骨也很漂亮。她真的是……是那个美雪吗?我的妹妹美雪?我怎么一直没有发现她这么的可爱。

 

 「呜呜……帮我……不是……哥哥……我,犬……不是仔犬……」声音也变的不一样了。因为哭了很久声音变的很小,与起伏的胸部加上抽泣的鼻音和哽咽造成的咳嗽竟完美的组合成了美丽的画面,真是太可爱了。

 

 「不要被骗了喔!她已经不是你的妹妹了,是一只仔犬!」在一旁的女老师一边说一边把一张纸交给了我,是《仔犬证明书》。上面有很多难懂的汉字,在大量难懂的汉字下面竟然印着红色的阴唇印,我抬头看了看老师又看了看妹妹,美雪突然变的惊慌失措,惊慌的转过去脸。

 

 (真是……太可爱了……)

 

 光滑摇动的头发可爱。光滑的肩膀可爱。因为惊慌连耳垂都发红的小脸可爱。洁白健康的皮肤下面隐隐显露的肋骨可爱。因为紧张而紧握的小手可爱。还有微微颤抖的小屁股。一切的一切……太可爱了。

 

 「藤原拓人。请把名字签在这里。」(WC:头文字D……藤原拓海……恶搞一下……呵呵……)

 

 老师稍微有点着急了,显得有一些生气,毕竟自己的班级出来了一只仔犬,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老师把锁链硬塞给了我後还轻踢了一下美雪的屁股,并冷冷地命令我们没别的事就早早回家。

 

 「不是犬……不是犬的,真的啊……呜呜……」美雪一边说一边抽泣着,可是她说什么我都没听见,变成了小狗的美雪好娇小,很可爱,很可爱,我决定了!养她!

 

 「不要说任性的话。来,抬头!」听到我的话後美雪的头和肩膀缩了更紧,哭的更厉害了,可爱的脸蛋扭曲成了一团。斗大的眼泪嗒嗒的往下掉,顺着颤动呜咽的嘴唇溢出。

 

 尽管如此,仔犬还是仔犬!

 

 看到我有些生气的瞪瞪着美雪,美雪害怕的不哭了,哆哆嗦嗦颤抖着躲在一旁,栗色的头发滑溜的摇曳分开成左右,分为左右的头发上滴下了露水。透明白皙皮肤配上红色的项圈。

 

 我感到有些紧张,但还是拿着锁链靠近,把吊钩挂在了项圈上。

 

 「不要随便扔掉或放跑。毕竟也是一个生命,有责任饲养哟……」原本不是很高兴的老师在看到我把链子系在项圈後好像如释重负一样一下子变的亲切起来,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把我推出了办公室,连招呼都没打就关上了门,真是不礼貌啊。不过我已经没心情管这个了,我看看了在我旁边哆哆嗦嗦发抖的美雪。

 

 光滑洁白的後背。玻璃工艺一样的肩膀。屁股紧紧地绷紧,柔软的假尾插在中间茶褐色的肛门中抽动震动着。

 

 「喂,走!」我拉着锁链向前走,由於项圈勒的太紧,美雪开始不住地咳嗽。抬起头用有些抱怨的眼光看着我。使我本来就有的怨气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我狠狠的踢了美雪的屁股一下。

 

 「呀?」「向前走。不是用走的,你是仔犬啊,用爬的!」美雪的屁股很有弹性踢着很舒服,我踢了好几脚,虽然怕伤到美雪打算轻轻的踢但还是渐渐加大了力量。

 

 「讨厌!啊!停止!哥哥,不要……啊!」到最後我用踢球的力度用力狠踢。用锁链狠狠的鞭打,还硬拉着美雪到操场上跑圈,美雪一边哭一边呻吟,赤裸的身体上沾满了沙土,肩膀和手脚被粗糙的沙子磨出了血。散乱的栗色的头发与眼泪和沙土粘合在一起,粘在了美雪通红的脸上,显得十分狼狈。

 

 「磨磨蹭蹭的!快点走!」「啊!不要!」当再一次用力踢後,原本躲躲闪闪的美雪变得渐渐乖了。一边呻吟,一边把已经肿起来的屁股高高抬起来,趴下身体慢慢的爬行前进起来。

 

 我牵着美雪走出了学校,耀眼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射在路上,斑斑驳驳很是漂亮,花和树和路人的颜色鲜明,好象在梦里一样。美雪粉红色的小屁股好像幼嫩的桃子一样,左右摇晃的样子太可爱了。经过的路人们都看着我们俩,美雪垂下眼角,把头埋了起来。

 

 「瞧,大家都是正在看你啊。都是因为你扭屁股的样子太难看了!」我摇动锁链,拍打在美雪光滑白皙的後背上。美雪吓的哆嗦了一下,一边收拢肩膀使之摩擦大腿,一边拖拖拉拉前进。

 

 「不行!脸和屁股抬高。挺胸!……恩,对了。好象是那样。是那个样子。你看,如果想干的话,不是能够作到吗?」在踢屁股和锁链的鞭打下,美雪总算象一只仔犬了。眼泪和鼻涕掩盖住了漂亮的小脸,插在肛门里的假尾在臀部肌肉的控制下摇动着。美雪拼命爬着。但仍旧慢吞吞地前进,不过,还是暂时不发怒吧。

 

 我让美雪向前爬我在後面跟着,在背後跟从的我的看到了摩擦的大腿里的小穴,虽然有些摇晃但是我还是能清清楚楚的看清美雪的小穴,粉红色的小穴好像新鲜的生鱼片抹上了蜂蜜一样,顺着肉纹流出了淫水。

 

 (这样不是很好么,痛苦的事情总是能过去的,心情舒畅地成长,作一只非常棒的仔犬,幸福的生活下去,多好。)

 

 这种事情不是本人是不明白的,不过,美雪是不同的,但是假如被这种程度的风弄湿的话,这应该就是仔犬证据吧。

 

 所以不需要顾忌什么。

 

 「向前,不要溜达!一直走!」美雪的屁股又弯了下去了,我又用锁链打了几下。

 

 第二部分翻译完了,很多地方搞不明白,所以我加入了一些我的臆断,所以出现前后矛盾,文理不通,病句错字的情况产生望大家发现后发帖提出,我会改正。谢谢大家!我会努力把它翻译完成。

 

 PS;羔羊重开又注册到羔羊账号,好高兴……可是风月账号啊 ……呜呜……我永远的痛啊二爸爸和妈妈,都反对饲养美雪。理由很简单,家里没有多余的地方饲养。这使美雪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我没有感到意外,毕竟你已经不是这家的孩子了。而是肮脏的变异者。

 

 但是我想饲养美雪,如果美雪成为野狗任其自生自灭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被奇怪的老伯伯拾到後作奇怪的试验(垂死老头?呵呵……),或是被捉带去收容所,用毒药灭杀掉。我可不想让这么可爱妹妹经受那样的遭遇。

 

 而且在踢美雪的屁股时的那个感觉。比踢足球的感觉要好,加上在调教成功後美雪「啊!汪汪!」的叫声……高兴的在地上夸大的滚来滚去的样子真是很有趣啊。

 

 还有一个原因使我无论如何也想饲养美雪,家里就我一个人很是寂寞,我一直想养一只仓鼠之类的宠物。而且饲养仔犬其实很容易,粪便非常容易处理,食物也不会浪费很多。所以在我的软磨硬泡和威逼利诱下爸爸勉勉强强的同意了。

 

 「恩……爸爸同意,但是,有条件的。教育,喂食,散步之类,全部都由你来做啊。」「嗯,知道了!」当然,只能这么回答。

 

 虽然妈妈没有同意,但美雪松了一口气。完全象一只成熟的仔犬一样用脸贴近我的脚轻轻的摩擦并呜呜的鸣叫。

 

 「不过在家里面饲养啊……妈妈还是反对啊,房间会弄脏吧?」「不要紧,美雪是很聪明的。所以,不会随地大小便的。不过还是准备一个储沙箱吧。」「恩……这样的话,我同意了!」就这样,美雪安全上垒,我可以饲养美雪了。#p#分页标题#e#

 

 不过,首先应该准备一储沙箱。把一个木箱放在阳台上,下面铺上报纸,再在里面铺满沙子。就这样,美雪的简易厕所就作成了。

 

 「来,小便试试看。」当赤裸的美雪被我牵到阳台要求试她的新厕所後,美雪可爱的小脸马上变的通红,眼泪流了出来,我的房间正对街道,阳台作什么事,街道上的路人都能够看到。

 

 「呜呜,讨厌,会看到的……哥哥!去厕所可以吗?美雪不要在这里小便。」「什么说呢,那个就是你以後的厕所!」当听到我冷冷的回答後美雪害怕的缩了缩肩膀和头,尽管曾经是自己的妹妹,但是,不听话的狗是坏狗,再说本来父母就不同意把肮脏仔犬养在家里,很是忌讳这事,所以不能和人共用一个厕所,即使现在状况特殊——家里没有专供仔犬厕所也不行,所以只有出此下策。

 

 我的话使美雪大受打击,惧怕惩罚的美雪认命的一边抽泣一边跨过储沙箱,垂下粉红色的小屁股。

 

 咕咕……咕咕……从淡红色的裂缝中淡黄色的尿液流了出来。可能是忍耐了很久吧,尿液在沙子中曲折延绵连绵不绝流了很久。

 

 「唉呀?那个,不是美雪吗?」「听说发现了变种基因成为了仔犬呢。」拎着购物筐子购物归来的大婶们停止脚步对着一边低声啜泣一边小便的美雪说笑。美雪在这些大婶的中间一直口碑很好聪明、可爱、有礼貌等等……这些老太婆变的太快了吧?人情世故啊……「哥哥……」「恩?完事了吗?来,抬屁股我来擦。」也许是想早点回到五里面,美雪高高兴兴地改变方向,抬起了屁股。

 

 (好想要……!)

 

 面对沾了水滴的幼稚的裂缝,我有点紧张,我拿着卫生纸的手激动的有些发抖,我一面吞口水,一面把手一点点伸向美雪的闪耀着水滴的淡红色小穴……「恩!」美雪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然後身体哆嗦了一下。感觉到舒服了吗?我一边注意美雪的反应,一边慎重移动的手指。

 

 插进小穴的手指感觉到嫩肉象果汁软糖一样柔软,小穴的深处还有些暖和,手指一直插进柔软的里面一直到觉得在接触什么後停下。美雪猛的缩头发出轻微的呻吟,细小的肩膀微微发抖。美雪的手指一会弯曲一会握紧一会又展开。

 

 「啊,停止,哥哥,呜,恩恩……」「恩,有感觉吗?」听到我询问後美雪的头好像要把脑袋上落下的虫子摇下来一样拼命的摇着。因为摇动的太竭尽全力,美雪有些摇晃。

 

 「喂,还没擦乾净呢?瞧,张开腿啊。」「讨厌!讨厌!讨厌的哥哥!」美雪的身体从耳朵一直红到脚後跟,纤细的手脚歇斯底里的挥舞,尽管我提高声音但是听冷静不下来好像把自己是仔犬的事忘记了一样。

 

 我想我应该准备一些处罚工具了。

 

 ※        ※         ※          ※       ※拿着我平时积累的零用钱,我到了车站前的宠物店。

 

 因为原来我对仔犬没有兴趣所以我一直没有注意,原来商店里有好多可爱的仔犬,在橱窗里有只上边穿戴了水兵服的可爱仔犬,对着马路上的路人张开自己的双腿,露出湿润的红色嫩肉手淫着,也许是因为路人观看而感到昂奋所以脸颊变的通红,甚至兴奋的流出眼泪,尽管是呼呼的喘着粗气,但是她好像沉湎在一个人的游戏里不能自拔。

 

 白皙的手指游走在深红颜色的美丽湿润的小穴中,我走进橱窗希望靠近仔细看看,可爱的菊花上插着一个很大的假尾,与美雪的免费茶褐色假尾不同,虽然与美雪的头发很相配但是仔细看的话毛发粗糙而且有些开叉,插的也不紧随时都会掉出来。这个显然高级很多;假尾毛发黑亮闪耀,黑色矽橡胶制成的尾部结结实实插在菊花里,连我这个外行眼中都可以看出两者之间的优劣。

 

 在屁股下面有着黑色美丽光泽的尾巴成扇形状展开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插头的样子好像是成熟的果实,可爱吧?想像这个正做的手淫仔犬摇动这条漂亮尾巴,迅速爬来爬去的姿态的时候,我陷入了遐想之中。

 

 如果能和美雪一起饲养这个仔犬该多好……等等正在胡思乱想的我猛的清醒了起来,看了看标价牌,个,十,百,千,万……仅仅只是数了後面的零我就差点没有昏倒。天哪,就算我用一辈子的零用钱估计也达不到这个数吧?

 

 (哎……没办法,只有美雪,忍耐……)

 

 有些泄气的我拖着无力的肩膀走进了店里,慢无目的四处瞎看,一个可爱的女孩靠近我走了过来,她穿着可爱的水兵服下面系着围裙,微微隆起的小胸上别着名牌,好像是这个店里的雇员。

 

 「请问有什么要帮忙的吗?」与她的年龄十分相近的我准备礼貌的回答一下女孩。

 

 「恩,那个……恩!」女孩的脸竟然与橱窗里的仔犬一模一样,我回头看着陈列架,那里,刚才的仔犬仍然辟开双腿,对着外面不顾一切手淫着。

 

 「那个……是我的姐姐。我们是双胞胎。」显然是工读生的女孩子微笑着说,被看穿想法的我尴尬的挠了挠头。

 

 「喂,那个……」我的声音有些难听,也许是因为觉得好像被淘气的恶作剧耍了,本想清咳几声冷静一下,反而更严重了,我的脸变的滚烫。

 

 (被这对双胞胎调戏了。)

 

 拼命地压制这荒唐的想法与胸口扑通跳的心脏後,我说出了我的要求。

 

 「我的妹妹也成为了仔犬,她叫美雪,比你小几岁,头脑不是很聪明,变成仔犬後……」啊,我怎么从头开说?好像见面介绍一样。

 

 「今天早上,想试试在阳台上作的储沙箱,叫她尿尿,原本很听话,但在附近的大婶们看见被嘲笑之後,就变的不听话了。」「是第一次养仔犬吗?」「恩……」「呕……是这样啊……您需要一些调教用品啊……其实您没必要说这么多……」女孩子可爱地歪了歪头想着,光滑的黑发顺着肩膀流下,我又开始神游了,真是太可爱了笑容满面的脸是那么的和蔼可亲,与走嘴说出奇怪事情的我是大不同的。

 

 (啊,真是丢脸啊……!)

 

 一边因为害羞想逃掉,一边好象又好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矿砂一样,我呆呆的看着那飘动的长发,女孩说什么我都没有听见。

 

 终于翻译完了,身为青头的我写肉戏果然是不行啊,如果一二部分我能勉强看懂60%的话,三我就只能看明白40%各位大大们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出,(PS:那位大大认识贱人大大我好想要一个风月账号啊!呜呜……我会很乖的……)

 

 三「向前看美雪,笑喔!向镜头笑。」看着在床上发抖的妹妹,我有些着急的命令着,因为我已经答应在宠物店认识的女孩——如月寄给她美雪的照片。

 

 美雪小脸蛋憋得通红,抽泣着,拼命的摇头。

 

 「来张开腿……」美雪塞着口球的嘴因为无法闭合而懒散地淌下口水,双手被麻绳紧紧的捆绑在背後。但是还是畏缩在床的一角,禁闭着双腿,作着无用的反抗。哎……全然与睦月(如月的姐姐,就是那个在橱窗手淫的女孩。)不同啊。

 

 「不要在任性了!你是我的宠物啊!」我生气的挥起在店里买来的鞭子,挥向美雪的屁股。

 

 啪!

 

 「啊!呜!」当柔软的鞭子抽打在美雪象小桃子一样的屁股上後,美雪猛的喊出尖锐的悲呜,眼泪在眼眶咕噜咕噜旋转着,美雪因为用力太凶猛,从床上滚落了下来。

 

 (这个鞭子真不错啊。)

 

 如月说初学者用这种鞭子是最好的,弹性好不说,不会对仔犬造成太大的伤害却会发出很大的声响,能够产生很大的威慑力,美雪的反应好有趣。

 

 如月真是一个好女孩。

 

 长的很可爱,而且脑筋也好。

 

 性格也很好,我即使什么都没说,但是还是察觉到我预算比较少,所以帮我选了最必要而且便宜的道具。跳蛋,绳索,口球、手铐脚镣和鞭子,钱包一下子变的空无一物了,虽然有些心疼。但是如果能让美雪玩的高兴就好。

 

 「特意为你买这么多玩具啊!你怎么这个态度,真是太任性了!」看见我有些生气的站起来,美雪有些害怕,因为双手被捆着无法站起来,所以只有一边拼命摇动身体,一边抬起屁股用膝盖当脚在房间里乱跑以躲闪我的鞭子,因为房间很小,所以我追上美雪是很容易的。

 

 「喂!往哪里跑?」我挥舞着柔软的鞭子在後面慢慢的跟着,美雪拼命匐匍向前扭动着,照如月说,这是匍匐训练。

 

 「鞭子虽然有助於调教,但是切忌不可乙太过使用喔,不过可以利用鞭子产生的声响对仔犬产生威慑使其害怕,所以正确的使用方法是……」如月一边说一边靠近我手把手的教我,如果现在闭上眼睛的话如月笑容满面的淡红色的侧脸还是能清晰可见,长长的黑发散发着洗发精的香味。在帐台付钱的时候,如月的白色手指悄悄的我的手。温暖的触觉现在还能感觉得到。

 

 (啊,好啊……感觉真是,啊?)

 

 当我正沉浸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手忙脚乱的爬来爬去的美雪从我的双腿中间钻过,因为手捆绑再背後,所以美雪只有踮起脚用胸部推住门,想用胸部夹住把手拧开门所以拼命的扭动着。

 

 「真是笨啊……美雪。我为什么绑你,难道仅仅是为了好看吗?」趁着美雪毫无防备,我挥起鞭子。啪!

 

 「啊!呜!」美雪弓起了身子一边抽筋,一边仰面翻滚,我记得好像是鞭子挥舞的时候碰到了什么,所以应该没有那么痛吧?真是夸张的家伙。

 

 「美雪,不听哥哥的命令?是不好的仔犬呦,要惩罚!」从如月学习的第二件事,就是在责駡仔犬的时候,要好好地告诉因为什么责駡。

 

 「不这样的话会变的胆怯,仅仅只是害怕主人而已,成为头脑不好仔犬就完了。所以严厉的惩罚是必要的,但是好好的教授更重要。」多么温柔的女孩啊,居然为素不相识的美雪担心,亲切地教授我调教的方法。#p#分页标题#e#

 

 (姐姐是好仔犬,妹妹也是个好孩子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惊慌的摇了摇头,照这个理论其不是美雪是笨蛋我也是笨蛋吗?不同不同,不是那样。如月的好与睦月的好不是一样的,睦月只是一个有着漂亮脸蛋的变态而已,与如月的好有着很大的不同。

 

 「这样真是麻烦啊!」「啊?呜呜,恩呜!呜呜……」我抱起小美雪丢在了床上,我抓住了美雪慌张乱动的脚用力把双腿左右分开,用腋下夹住。

 

 「啊……啊们,啊们和们,啊呜呜,不!呜呜恩!」这么明显的动作,美雪即使再笨也知道我要干什么。美雪幼小的身体激烈地弯曲,夹在腋下的小脚丫挣扎的想要出来,脸色苍白的小脸含着眼泪,如月漂亮的脸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的阴茎开始发硬。

 

 「你不好呦,因为不听哥哥的命令!」原本哭喊挣扎的美雪在我的巴掌下终於停了下来,美雪呜咽着抬头对着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努力的停止着哭泣和呜咽。

 

 (可爱……!)

 

 我的胯下已经勃起到不行的程度,在裤子里勒的生疼,已经不行了,无法忍耐了。我事急不可待的脱下裤子,把胀大到爆炸的阴茎插进了美雪的小穴里。

 

 「啊?呜呜?恩呜呜啊啊啊啊……」啊!好爽啊!

 

 美雪发出的悲呜被我的耳光再次封锁,我沉着的在美雪的裂缝中进出,闪耀的火红色的龟头在樱花色的柔肉中突进着,血流了出来。

 

 (唉呀?喂,啊,喂?)

 

 敏感的尖端感觉到滚烫的液体,阴茎被滑溜的嫩肉裹在了小穴里,好像电流经过,原本认为是界限的阴茎怒长着进一步膨胀。在狭窄的道路中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啊,插入了啊!是美雪是不好呦,因为没听我的命令……」我拼命忍耐,开始移动腰并且紧握青筋出现的阴茎象蛇追寻猎物一样在小穴里左右游走着,超爽的感觉通过尖端传达到我的每一个神经。

 

 啊……忽忽……在发红了的肉垄中,流出了淫水,温暖的淫水涂满了龟头,变的十分滑溜。

 

 (想要射,精……要出来了,好像……)

 

 虽然还没有到达里端,里面的阴茎隐隐约约感觉到疼痛,心脏好像要破裂一样狂跳着,耳朵的深处好像有一个大铜锣在猛敲,女孩子的这里是如此另人心情舒畅……我居然不知道,一直一起生活的妹妹,竟有这样好的东西?磅!

 

 继续向前的凶器感到了什么,感觉到更加拥挤了,进入里端的龟头好像带上了镯子一样,这时美雪的脸猛的朝向我盯着我的眼睛。

 

 「呜呜,呜呜……」美雪原本眯起的眼睛猛的正开睁的大大的,脑袋和身体激烈的左右晃动。

 

 (这里吗?)

 

 得到确信後,我用自己体重加上力量把龟头顺势钻入温暖滑溜溜的小穴中。

 

 「呜?呜呜,啊,哈啊呜哈哈!」美雪咬着口球的小嘴流出大量的口水,暂时老实的美雪发疯了一样开始胡闹,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只是有时候脸颊还是拼命的晃动。

 

 「恩,目不转睛的看着吧……现在,马上……已经,稍微……」忽,忽,忽。

 

 我抱住捣乱的脚,一下子就推进了里面。第一次接受男人采纳的妹妹的子宫,把我的阴茎紧紧的勒紧。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WC:?这可能吗!)

 

 美雪的里面非常热,外壁滑溜润滑,心情也对被压紧的肉膜刺激的陷入了亢奋。已经无法停止。已经不能忍耐。

 

 「……你,是你的不好……所以!」哈……哈……哈……哈……(WC:不是笑是喘粗气)

 

 打开狭小的阴道口,一口气到深处。

 

 「干穿!给我破!」(WC:——||||)

 

 美雪高声的哀鸣,单薄的胸部猛的向後弯曲扭动,抽搐,然後突然停止,用柔软大腿夹住了我的腰,被眼泪弄湿了的脸痛苦歪斜,口球因为嘴张的太大而进入了喉咙。

 

 (啊,的,啊这个?)

 

 沾满滑溜的淫水与血液的阴茎从蹦紧的小穴中发射,在肉壁疯狂发射着弹药,左右突进的龟头在小穴的抚摩下,好像煮熟一样。一点点熔化。

 

 「呜呜……」疼痛使美雪哭脸歪曲变形,一边呻吟,一边扭曲身体,苍白的脸颊抽动着,从鼻子里流出的鼻涕与口水和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泪流满面的样子是多么可怜啊。

 

 这跟如月说话是不同的感觉。

 

 变得想更加的欺负她。想让她哭的更厉害。

 

 「啊,好舒服啊,心情舒畅……」糟了,我把拍摄的事忘的一乾二净,镜头拍到夺取处女的镜头了吧?虽然认为可能性不大,我还是有些惊慌的抓起机器,用颤抖的手摁下了按钮,打开功能表画面。摄像机,动画,录影……小液晶画面里充满了美雪的哭脸。那个瞬间,我的肺感觉裂开了一样。

 

 「啊?干!啊啊啊气死我了!」看见我拼命的挠头,在一旁无力的美雪突然地象发狂一样开始发抖。虽然没有拍到好看的画面里。但是仔细想想我也没有损失什么。再拍一次就行了!

 

 滚烫的精液湿润了的妹妹肉膜,淫水温柔的爱抚我的阴茎,好像口交一样详细的把我的阴茎舔遍,肉壁紧紧的缠绕,肉棒在狭小的阴道口根部吱吱地勒紧。

 

 好像被张大的嘴舔吸着,啊好挤啊!我感觉小穴好象要吸食精液一样,加上勒紧的肉壁,我的弹药又一次迅速的流失掉了。

 

 被妹妹的阴道粘膜摩擦的阴茎,再次点燃了欲火,阴茎里沸腾的熔岩喷射旋转,我的阴茎疼痛难忍耐,然而有一股强烈的想要发射的感觉折磨着我。(WC:第一次悠着点……成太监就不好玩了……——|||)

 

 冷静,冷静……(WC:有这么强的人吗?)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忍耐住。

 

 我又一次把精液射进了已经昏了过去的美雪的小穴里。

 

 「呼,呼呼……第一次稍微有些发狂,呜!好累……」我的笨蛋妹妹美雪。现在已经被我夺取了处女。可能早晚也会成为象睦月那样聪明的仔犬吧。

 

 呼哧,呼哧,一面看着被我干晕躺在地上有些抽搐的美雪一面回味着刚才阴茎超爽的感觉,我把刚才拍到的录像发给了如月。

 

 哀悼鱼头大大,看文前请默哀三分钟……我是通过淫炼的封面认识鱼头大大的,满喜欢她的画风的,可惜啊。愿大大一路走好。

 

 四以後的日子里,我每天去宠物店,养仔犬就是很费钱。狗食啦、食盆啦、供散步用的粗绳啦、肛门扩充用的插头啦、漂亮的头饰和乳环等用品啦。光香波浴液就分洗发、洗浴和脘肠三种。而且还有好几百种香型,哎……我可怜的钱包。

 

 当然,我那微薄的零用钱是绝对不够用的,所以只有利用美雪,开始作些小买卖了。

 

 「藤原,这是你的妹妹吗?好可爱啊。」「不是妹妹喔,是仔犬喔。」学校里朋友说着,美雪又犯老毛病了,在学校的正式表演有基本犬艺,但是只有拣棍子这类的是赚不到钱的,所以口交也加了进去,但是美雪的拙劣口技实在是……有惩罚,但是另外交费用,有巴掌,拖鞋,鞭子,根据不同等级交不同的钱。

 

 「恩!呜叫的声音很好听啊!」美雪的悲呜意外大受好评,最初只是尝试发泄心情打巴掌的那个家伙,竟然又掏钱再来,还选了更高级的细绳。真是帮我的大忙了,毕竟每天为了能与如月说话我总去宠物店,但什么都不买回来,又好像很不合适。

 

 所以……「今天与如月一起约会啊!高兴不?美雪?」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一边对趴在旁边的美雪说,一边抓揉着美雪高高抬起的屁股,使用肛门扩充用插头的成果——美雪的肛门变的十分柔软,很简单就可以插进两个手指,使劲在左右张开後,肛门直爽地张开了。

 

 被肠液润滑後的红色肉洞闪耀着光芒,一直看得见深处。也许是流进冷空气所以有些发痒,滑溜的肠墙壁左右摇动,屁股也有些晃动。

 

 「恩……」把屁股供起的美雪,浑身微微的颤抖,小巧的胸部左右窑洞着,美雪红着脸轻轻的转过头,搁着纤细的肩膀偷偷的看着我的侧脸,也许是看我的心情比较好,所以美雪紧张的表情松驰了下来,看上去真象一只可爱的小狗。

 

 「睦月好像也很兴奋啊。在公园里约会。啊,好紧张啊。」最喜欢自慰的睦月与美雪不是一次见面,原先为了能与如月长久的交谈,我曾带美雪一起去过宠物店,睦月很高兴从背後抱住害怕的美雪,教授高明的自慰的做法,从此以後美雪的灵敏度每天提高,好象蚬贝的小穴升级正成为好看的赤贝。

 

 「睦月真是喜欢你啊,美雪?」我一边询问一边把肛门塞插进肛门里,鹌鹑大小的珠子连成一排,这是初学者用的。我一点点的塞了进去,不一会美雪的肚子就鼓了起来。

 

 「啊……呜呜……恩……,想要……!」美雪好像很是享受的呻吟着。最初是那样地讨厌,现在却主动摇动臀部,而且开始主动要求,我把最後的珠子插进去後,直肠与珠子紧紧的缠绕在一起,透过肚子我甚至可以看见珠子的轮廓。

 

 「真是有趣啊!」美雪摇动着栗色的头发,踮起脚。

 

 「好乖,好仔犬。尾巴也要加上去呦。」我拿起用美雪头发制成的假尾,插进了美雪的肛门里,然後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美雪高兴一跳而起,尾巴跟随高高供起的屁股左右摇动与插进肛门里的珠子搅动着肚子,不过美雪的心情好像很好。

 

 「汪汪汪……」美雪咬着玩具,按爬行的样子原封不动地放膝,掂起脚尖抬起屁股把插进肛门的屁股高高的仰起,美雪的尾巴不如睦月的长,但是美丽的栗色毛发细小柔软,摇动之後发出可爱的沙沙声,而且可以根据美雪心情的好坏而改变。看样子今天美雪的心情很不错。#p#分页标题#e#

 

 「来,出门了~」「汪汪!」美雪在前面的爬着作先导,十分兴奋,不是回头看我,就是高高兴兴地伸出头,露出项圈给我看。

 

 美雪已经习惯并开始喜欢上仔犬的生活,赤裸也不害羞了,现在学校的同学面前大便现在也没有关系了。经历了发抖,胆怯,苦恼之後,美雪好像是完成从人到犬的过程彻底的犬化了。

 

 自从那件事之後,只要在散步中途遇见电线杆的话,美雪即使没尿尿也要走到旁边抬起脚。如果有正好路过的人回头看说「好可爱……」之类的话,美雪就会小便或者潮吹。

 

 美雪现在已经成为一只完全的优秀的仔犬了。但是我总觉得美雪哭喊害羞的时候比较可爱,好怀念当时啊。

 

 「停止,等等……」美雪站起来,摇着尾巴,转头向我爬过来,抬起身子蹲着。因为乳头上挂着铃铛所以直起的腰有点不稳定摇动,美雪试图弯曲身体已恢复平衡。

 

 前倾成为了一个十分痛苦的姿势,所以美雪在散步中不能降下屁股。拉着我快速地爬。

 

 虽然在散步,但是我还是拿着鞭子,偶尔敲打在美雪的屁股上,但是那个不是惩罚。习惯鞭子的美雪已经无法离开鞭子了。现在被敲打的美雪不在象原来那样痛苦的惨叫,而是享受一样轻轻的哼叫着。

 

 我一边与熟识的伯伯和大婶打招呼,一边往公园赶。

 

 ※        ※         ※          ※       ※「喂,藤原!这边这边!」带着睦月的如月正已经到了,看见我们象小孩子一样跳起来,并且大大地摇动胳膊,向着心情紧张的我走了过来,睦月如月穿的是一样的水兵服,好像是刚从学校回来一样,感觉有些别扭。

 

 「对不起,来晚了。」「没关系,我们也是刚来。」我与如月羞怯的露出笑容相互交换问候,二只仔犬相互摩擦脸颊,并且闻着对方。

 

 「虽然只见一回面,但是已经成为朋友了。」美雪和睦月十分合得来,如月很高兴。我也高兴。

 

 我们很自然地把手牵在一起,一边俯视互相闹着玩的仔犬们一边坐在附近的长凳上。

 

 相互缠绕的手指感觉着如月细微手指传出的体温,我用力的抓牢,不愿放手,互相接触的感觉真好。我很高兴比美雪和做爱时候的好像粘糊糊的快感不同,更爽朗。

 

 「啊,今天有重要事跟你商量。」在长凳上如月依偎在我的身旁,我的身体不听使唤,飘来的洗发精的香气,令我的鼻子发痒。看着如月闪烁的眼睛,我的心脏好像已经停止。

 

 「嗯?什么事?」「嘿嘿,就是这个……」如月好像作了恶作剧的小孩一样坏坏的笑着,从裙子的口袋中拿出一张折迭了的纸。

 

 (唉……?)

 

 好眼熟。

 

 但是,我一事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我的後脑被如月轻轻的拍了一下。

 

 「笨蛋。这是仔犬证明书啊!」恩,对了是证明书,在难懂的字下面,有个红花大小的阴唇印。这个,得到这个,恩……?

 

 「看见这个之後。喂,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啊!好害羞!」(WC:看来又有一个脑袋烧糊涂了。真是180度大转弯,我对如月的印象彻底破坏了……)

 

 如月两手捂着发红的脸蛋象小孩一样左右摇着头,长长的黑发沙沙摇动,非常美丽……但是这是怎么一会事啊?

 

 「恩,为什么?可是……唉?为什么?」「我一直梦想成为仔犬啊!好像姐姐每天每天那样地自慰,被大家欺负啊!」(WC:——|||无语中……)

 

 说完如月用期待的眼神,窥视我的眼睛。

 

 (喂……)

 

 在如月充满期待的表情里,不安的摇动着。也许是怕我拒绝吧,也许是怕成为仔犬後,怕我厌恶她吧,如月的精神有些恍惚,十分紧张,也许是为了掩盖内心,也许是为了鼓励自己,如月微笑着,拼命的掩饰着急躁与不安。

 

 是幻想吗?

 

 不,没有那样的事。我很清醒。

 

 如月看见我没有回答变的十分害怕,抓起我的手靠近我说。

 

 「所以,我一直希望有一位性格温和的主人饲养我。和姐姐……这是从小时候就有梦想。」我从没见过如月这个样子,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手中传出温暖的感觉,我的心脏激烈跳动着。

 

 「所以……饲养我……请你。请你饲养我。」「恩……好……明白了……」我象木偶一样僵硬的点了头,是不是样子很好笑呢,总觉得不对劲,总觉得奇怪。要小心吗,这是捉弄我的玩笑吗?变化的也太快了。

 

 「真的?恩,这是项圈!」如月说完拿出了一个附上手链的红色皮革项圈,递给了我,我的疑问与怀疑一下子飞到宇宙的另一端。

 

 饲养如月。

 

 这个娇嫩的身体,细嫩的皮肤,有着好闻气味的头发,漂亮的乳房,如桃子一样的屁股。  而且还有赠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脚边美雪与如月并排的坐在一起,等等……不是如月……是睦月!睦月的眼中流露出强烈的不安,双眼有些湿润,有些幼稚的歪着头充满期待的看着我。

 

 (不会,睦月,也……?)

 

 我的胸部突然开始呼吸急促。啊~好辛苦,为什么,如此连续地发生高兴的事,做梦吗?如果是梦的话不要醒,永远不要唤醒我。

 

 我笨拙的伸出手来,用抖动手指把项圈套在如月的脖子上。因为有些紧张所以试了几次没有成功,我深呼了一口气,用大腿擦了擦出汗了的手掌……终於成功了。

 

 当把项圈上的挂锁挂上後,我已经大汗淋漓,好像完成了一项大事一样瘫坐在长凳上。  「唉?喂……怎么,什么……?」如月的脸颊红的犹如盛开樱花一样,高高兴兴地脱下了衣服与裙子。娇嫩的皮肤,白皙浑圆的小屁股还有大腿,好像鲶一样的优美。

 

 「我已经是仔犬了。穿这种东西怎么可以,是不是?」「恩?啊,啊……?」(WC:?——!)

 

 「原来一直没穿内衣啊!是不是很兴奋呢?你原来这么淫荡啊?」如月害羞的微笑着,把脱下的衣服折迭起来後,正座在我的面前,张开双腿把手伸向了那繁茂阴毛下令人着迷的地带。

 

 「我一直想要……,啊……我的心扑通跳!来……看!我一直想这么作……啊……」说完如月用自己细微手指有些害羞的拨开了肉缝……PS1:还有一个尾声三匹の仔犬就结束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我目前还有斐芝嘉和的文章5篇分别是名犬ミズキ、正しい仔犬の作り方、仔犬のエスキース、仔犬物语?爱美和军用犬物语,大家想看哪个?我的计划下一个是军用犬物语,因为我已经基本知道了它的大致剧情。还是早点结束不在翻译?大家说说看吧。

 

 PS2:最近在看尼尔?盖曼的《乌有乡》(台湾香港是怎么翻译的?)看到“麻醉法”莫名其妙的被骑士桥带走后觉得“麻醉法”很可怜,进而有了想为“麻醉法”写一篇她得到幸福的同人文章,加上小时候看到的一篇儿童文学叫《小耗子》。两个可怜的小女孩的身影重迭在了一起,我突然有了想构思一个有美女鼠的想法……不要误会,我不喜欢猎奇,我的构思是男主角在垃圾堆里意外的发现了个被老鼠养大女孩,女孩身体很正常,但象一只老鼠(就象狼孩一样。)。故事开始……大家认为如何?

 

 尾声好事成双,更好的事还在後面!

 

 我的身体现在正在亲身体会。

 

 如月一直想变成为仔犬是真的,希望与姐姐一起成为了仔犬也真的。当然希望我饲养它们也是真的。

 

 呜呜……啊啊……恩恩……在我的脚边,三只仔犬并排坐下,一边出神的看着我的阴茎,一边轮流吮吸我的阴茎,右边是如月,左边是睦月。两只有着相同的脸的仔犬好像一只仔犬在照镜子,我的肉棒子肿胀着,青筋和青色的血管都显现了出来,幸福的棒子夹在它们中间,享受着如月与睦月这对姐妹犬的爱抚,如月与睦月红红嘴唇伸出了小巧的粉舌,拼命的舔尝着。

 

 而在姐妹犬的中间显得有些拘束的缩起肩膀,是那个还是有些笨,有时会被龟头喷出的精液呛到,偶尔也会挨我的鞭子,我的可爱妹妹美雪。可能是不愿意输给它们吧,美雪努力的用舌头引导着,一直引导到喉咙的深处,紧紧的含着快速的前後套弄着。

 

 「啊,已经不行了……呜,这是最後的了,啊!」啊……喷出的精液早已没有了气势。变的混浊稀少,而且几乎是透明的。没办法啊,从早到晚,一只每日三次,3×3×3,而且这还算是每日例行,不算一些突发“事件”,每天作了多少次我都忘了。你当我是谁?阿诺?施瓦辛格?

 

 「啊,主人真是的偏心眼!光是偏爱自己的妹妹,好狡猾!」我还没搞明白状况,脑袋就被抓住,摁在一对大大的乳房中间,恩?如月要“霸王硬上弓”?不对,应该是睦月吧?不对!都谁是谁啊!

 

 我一直以为如月和淫乱的姐姐不同,是客气又文雅的妹妹,看来我被骗了。原来那些都是装出来的,圈套!这是精心布下的圈套!

 

 可是……这样的圈套好像也太益我了吧?……恩!对了!

 

 双胞胎兜售大作战!

 

 不只是这对可爱又可憎的姊妹,宠物店肯定也掺了一腿,一起骗我。

 

 因为仔犬是免费的,之所以费钱,是因为饲料,其他费用要花费很多,只要仔犬们一直活着就会一直花费下去。

 

 对仔犬所有者是大的负担,但是对店铺来说是最大的幸福。我的仔犬有三只,所以我成了宠物店的最大主顾,有特别优待折扣,所以我不可能换其他的店。所以,那些在店外看着,恨不得把每个逛街的行人拉进店里的其他宠物店的老板们……你们的运气太差了……哎,是到如今,後悔已经没用了,总不能扔掉吧。#p#分页标题#e#

 

 「哥哥……」美雪脸颊摩擦着我撒娇,真是小鸟依人啊。

 

 「汪汪……」「主人……」如月和睦月则用柔软的乳房与沙沙摇动的长发邀请着我。

 

 ※        ※         ※          ※       ※高高抬起的屁股真是太美了,温暖的散发着清香气味的细嫩皮肤,轻轻拍打的话会发出「啊!呜……」呜叫的可爱的声音。

 

 事到如今,扔掉?不可能。逃跑?开玩笑!

 

 「如月好狡猾!」「美雪已经好了!」「啊,我也要!」眼前的三个屁股互相推挤着好像进攻一样强占合适的位置。与那些令人作呕出发出臭气的出大便的洞不同,我的仔犬的肛门是不同的呦……发出酸甜的香气还有些湿润了,哎……已经……不行了!

 

 这难道这就是如天国一样的地狱。如地狱一样的天国吗?

 

 「没有办法了……」我的生活已经被这三只的可爱的仔犬弄得乱七八糟,但是我很幸福。

 

 完谢谢大家观赏,敬请期待——军用犬物语。